跳到主要内容区块 定位点
定位点

大南方多元史观特藏室 南方作为相遇之所

发布日期:2020-05-09
更新日期:2020-05-08
183
大南方多元史观特藏室 南方作为相遇之所-封面图

活动日期: 2019-10-26 ~ 2021-09-05

主办单位: 高雄市立美术馆

电话: 075550331

地址: 台湾高雄市新兴区美术馆路80号

各活动时间以主办单位最新公告为主

活動簡介

因应相关防疫措施,即日起,本展间之VR体验设施暂停开放使用,让我们共同守护彼此的健康。

「南方」作为一种方位的指称,其投射着特殊的地理环境、乡愁或异国想像、边缘或异质的文化位置与形象,其意义在台湾多重而复杂的历史与脱殖历程亦不停转变。南方的显像是炙热岛屿或者富饶平原?再进一步而言,「南方」独特之精神地理应如何被勾绘?对话於「全球南方」论述的结盟、跨越、去疆域的乐观乌托邦主义,南方的再提出一方面是地缘政治既定框架的跳脱,同时,对「南方性」多样面貌的捕捉,亦成为自我再认识的历程。「南方」是否真能成为一种思想态度或行动方法,或诚如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所言「作为一种心灵状态」?

《South Plus: 大南方多元史观特藏室》之首部曲《南方作为相遇之所》是此面向「南方」的探勘。主要透过高雄市立美术馆馆藏1930年代至1960年代之作品,以及相关文献、档案,探讨南方概念之形塑和可能性,南方是作为一种差异特质与汇聚,试图导引出一个更具开放性与对话性的历史意识与研究框架。此展览特别以1950年代以来台湾南部地区所盛行的画会交陪情境,现代艺术与欧洲前卫之在地化对话、重新演绎的过程,透过系谱式观看、时间轴的观念、剧场性的沙龙氛围,牵起张启华、刘启祥、庄世和等南部知名艺术家与写生有关的典藏作品,以此探讨现代艺术到达南方的会面,时代性下艺术家、群体的交往动态,并形成与当代性、生活性对话的美学场域。

适值高美馆25周年推出此多元史观典藏特藏展,期望经由常态式典藏展让市民逐步认同美术馆,看见南部地区独特的艺术表现风貌与发展脉络,同时透过艺术建立对这个移民城市的图像记忆。

相遇之所

台湾现代美术之发展在日治时期与二战期间等不同力量的驱动下,有着多样的动态,不仅是「世界」与「在地」的一种往返过程,也是文化自觉意识萌发的过程。

早期留学日、洋画家将现代主义如印象主义、後期印象主义、野兽派与欧洲前卫等流派,西方与东洋艺术观念与画派的引入,与各门类绘主题的发展,无论静物、风景、日常题材与生活场景的描绘,交织着代表着观看视角的拓展与视域的汇合。

留学日本的邱润银绘画作品风景中带有浓厚的南方色彩;高美馆关键典藏刘启祥作品《画室》,此时期画风极具二科会的在野前卫性质,显出超现实自由气氛,精神上逃脱现实的表现。张启华深受日本美术团体「独立美术协会」其前卫性的影像,1931 年入选独立展的《旗后福聚楼》为当时高雄旗後福聚楼与商贾历史图象留下见证。《外科手术》中画家刘钦麟以其本身医师的身份,描绘了最早的医学式的现代性观看。

此外,在往返与流动的过程,可以看见早期台湾艺术家相互间的对话与影响,如何在师承派别、风格系谱之外继续延展:「七星画坛」此台湾最早期之西洋美术团体,由石川钦一郎与其学生组成写生会;与陈澄波的阿里山风景并置,背後承载着台湾的风景观看所涉及的权力历史。《旗后福聚楼》中描绘了张启华与廖继春早期的师承交谊关系;刘启祥与颜水龙於早年留法期间的相识,刘氏与郭柏川之交谊,尔後连结起南部地区不同美术群体,共同催生了南部美术展览会。

交会之野

透过台湾南方1950年代起始的画会结社活动,以「台湾南部美术展览会」(简称南部展)之发展动态为主轴,勾绘出台湾战後初期现代美术发展,以及在地化美学形塑的汇流,南方如何形成一人文活动之场域。

1953年起始的「南部展」由前身是「白日画会」、「启祥美术研究所」所聚集的「高雄美术研究会」,其中艺术家刘启祥扮演着发起、凝聚的关键性角色;从创立初期连结嘉义「春萌画会」、「青辰画会」、台南「南部美术研究会」(简称南美会)与中北部诸名家之响应,汇聚了当时代不同艺术群体间之交流对话。後经历中期「青年画展」、「十人画展」,到1961年正式定名「台湾南部美术研究协会」活动至今,亦是日後南台湾美术组织活动与艺文场域发展的重要基底。

南部展(及其所形成之连结)所显露的「在野」特质,於战後紧接而至的白色恐怖时期氛围中,形成平行於官办美展体系之外的在地另翼,提供此治理情境下文化活动的出口;在资源与体制环境匮乏之下,他们自主性结社交陪,融合了在地独特的聚会生活型态,发展出呼应在地风土、气候与人文底蕴的特殊美学风貌,其艺术实践进行大量的在地描绘,扩充了「南方」视野。在此,「南方性」是一种生活政治的渗入。

观看之境:南方影像的凝视

摄影作为一种现代式媒介与观看技术,所关涉的是观看机器被如何启动。南方从曾经是帝国与殖民力量观看的对象,这里的凝视是为了治理与物资化的行动。约翰汤姆生於1870年代抵达「打狗」(「高雄」旧称)入港留下台湾第一次的再现影像,「南方」作为被探查与被他者化凝视的对象。日治时期南进殖民与战争动员的治理力量驱动下,留下物资化、总动员式的政宣影像。这里所显示的都是现代性观看的介入,以及南方如何进入这种现代性的范围,而南方影像亦显现了主体化的转向历程。

1960年代是南方影像史的关键转捩时期,因着摄影技术普及化与摄影之日常化,台湾南部(嘉南高屏)摄影团体与影会活动频繁热络,单镜头摄影俱乐部(屏东)、无名摄影俱乐部(台南)、零点摄影俱乐部(高雄)、高雄现代摄影学会等职业摄影师与业余者建立之组织,相互间形成活跃的交流网络,而摄影与现代艺术发展之间显现着平行而对话的互渗。

本单元中以高美馆馆藏择选展出蔡高明、刘安民、谢德正、许渊富等不同时期活跃於南部地区影会活动之摄影师作品。一方面由乡土纪实传统走向现代风格,影像本身带有一种前卫性的追求;另一方面摄影俱乐部活动的业余性在官办与奖项职业化机制以外,串接起一种庶民式自主性观看的,以「速拍 」(snapshot)与 「即兴」风格,留下常民真实生活样貌与时代记忆。

另外,借助「高雄市立历史博物馆」之影像档案作品,以王双福与蔡高明之早期街拍作品为主组成一系列城市影像,呈现观看南台湾地区(特别是高雄都会)现代化历程与都市化转型的蜕变,纪录社会型态转变的轨迹。透过自我描述的观看,从外部的观看到内部性的自我凝视,呈现交错的差异视野。

幻想之境:前卫南方的精神场域

艺术家庄世和於二战期间日本留学时受前卫艺术启发,所习得的前卫艺术之观念带返台後,即积极参与了台湾早期现代艺术运动与倡议,包含:返台後接触何铁华创办之《新艺术》杂志,投身「自由中国的新兴艺术运动」;後返抵屏东潮州,推动成立屏东最早之绘画团体:「绿舍美术研究会」(1957);与张文卿、陈处世、何文杞、李洸洋等人於高雄创立「新造形美术协会」举办「创型美术展览会」(1961);与刘生容、曾培尧、黄朝湖及柯锡杰等,共同推动抽象艺术,并举行「自由画展」;60年代中後期更与李朝进、黄明韶、曾培尧、刘文三等人成立「南部现代美术会」(1968),开启了高雄地区现代艺术之下一篇章。

庄氏在战後的画风融合了立体派、超现实与有机抽象等战时前卫多种流派,他发展带有超现实感的抽象画风,富有一种乐观幻想主义之宇宙观。而其各阶段所参与之画会、展览、书写、评论等档案材料,呈现出 1950-1960年代台湾南部地区,以庄氏为中心所开展的南部现代艺术脉络,为另探南方现代性十分具有价值的线索。

透过重估庄世和独树一帜的艺术路径,置於历史前卫(Historical Avant-garde)框架下重新疏理,除了将台湾抽象艺术的开端向战前推进,亦反映战後时期向欧洲前卫的对话历程,其中的吸收、学习、转化与错译,如何於有限的视域下於差异性阅读/误读中,试图建立一种典范之外的主体性。其所显现的南方式现代性徵候,一种对进步的想望,透射出属於南方特有的异质与躁动,形貌出丰富、不平坦的精神地理。

節目單
大南方多元史观特藏室 南方作为相遇之所
節目單下載
相关照片
前往官方網站
Top